“标准”杂谈

标准是个可怕的东西。

在一项新技术普及前,有个标准化的过程。昨天看了华为云开发者大会,边缘计算赛道总决赛的一小段直播,之后又看到华为Cloud&AI(Cloud BU)对云计算开发工程师的边缘计算方向的一小段JD:“如果你热衷边缘计算,在这里,你将有机会引领世界边缘计算产业联盟,并通过推动标准化来带动产业发展”。有感而发。边缘计算是未来一两年内就会到来的趋势之一,标准化是个残酷的过程。

怎么表达对标准化的感受呢,就像是人类从刀耕火种茹毛饮血的石器时代,在丛林杂生的乱象中一步步逐步建立文明,到达陶器时代、青铜器时代…… 的过程,虽然都还是史前时代。

标准化拉来了从不同视角切入工业实践的一群人的部分,聚集了具有一定复杂度的熵系统,从不同的技术方案中甄选,确定标准。那那些不符合标准的呢?残酷地被淘汰。那那些未参与标准化进程的人或组织呢?面临被淘汰的风险。

无论标准化,还是社会学上有意识/群体无意识地聚类,都对该特定行业产生深远的影响,优胜劣汰。社会学聚类过程中可能形成寡头,形成标准。我略微地去考量这个过程,有时感觉自己是市场中渺小的一份子。

这种“ 聚类 ”过程,潜移默化中在形成潜在的范围和规则。比如说笔试编程,LeetCode就成为选题的题库,没刷LeetCode,那就要吃大亏了。比如王道系列,计算机考研复习的标配,开学考试从中也有大量相近的题目。

发布者

jahentao

挖掘概念,创造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