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记本内存条闲置

今天把之前2根8G的金士顿骇客神条8G DDR4在咸鱼上卖掉了,定价1根150,2根249,原意是买给需要的人的,不清楚价格区间,怕没人买,就定得比较低。

但是我已经换了16G的,闲置的东西最贵,这2根内存条我已经用了3年了,虽说内存条没什么磨损。

但是一发布,立即就被贩子拍卖了(后来才知道,贩子卖了一千多件东西),不得不说贩子简直一直在线,真是不舒服,原来咸鱼的价格是可以改价的,买家不满意可以讨价。

下次,闲置的物品:

  • 先调研,将价格定在区间上游
  • 不想卖给贩子,卖给真正需要的人

这也说明了,在理想主义的机制下,总有依赖机制盈利的投机者,他们对机制、渠道、市场十分熟悉。也早已将最初的利他的意向,转变为纯粹的利己行为。

我经历过的中美中学教育 - FT中文网

这个思维模式的差异其实不单单体现在对待学习的态度上,在大学毕业后,大部分中国年轻人又会奔向人生的下一个目标,那就是买房子,仿佛这是成功最基本的标志;而美国的年轻人绝不会以买房子为人生最主要的目标,他们追求自己感兴趣的行业,寻找机会开拓眼界,他们认为人生的意义不在于一栋房子,而在于自我提升。这在本质上和学习模式的差异是一样的,中国人习惯定一个终极目标,他们做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达到目的,而美国人走一步看一步,做到现有的最好才有机会在将来更多的提升。

来源: 我经历过的中美中学教育 - FT中文网

留守儿童:中国奇迹的遗留难题 - FT中文网

如今中国有6100万“留守儿童”。经济学家称他们是中国现代化进程的必然代价,并预计随着经济结构的转型,这一群体可能产生严峻的家庭和社会问题。但另一些研究却得出了与普遍观点完全不同的结论。

来源: 留守儿童:中国奇迹的遗留难题 - FT中文网

中国应对年轻人更宽容 - FT中文网

李江:青年人需要经历价值观逐渐成熟的过程。只有年轻人能够冲破藩篱地思考,国家的未来才拥有更多的可能。

与杨舒平一样,我在读大学时也曾过度崇拜美式民主和自由。在此之前,我曾是毛泽东和《环球时报》的忠实拥趸。出生于湘潭附近的我,崇拜毛泽东是一种再自然不过的传统。到了高中,学校订阅的《环球时报》成为我最钟爱的报纸。当时,《环球时报》为我打开了一扇概览海内外热点问题的窗户。《环球时报》富有煽动性的语言风格和选择性叙述的笔法,令年幼的我常常对祖国的坎坷命运忧心忡忡,也对祖国坚韧前行的精神热泪盈眶、热血澎湃。进了大学以后,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翻阅了龙应台的《野火集》、熊培云的《思想国》、刘瑜的《民主的细节》、林达的“近距离看美国”系列,短短一个月之后,我放弃了长达四年阅读《环球时报》的习惯。这些作者对人性和制度的思考,使我获得了看待国家和政府的全新视角,而不再视个体为由集体和国家定义其意义的存在。

来源: 中国应对年轻人更宽容 - FT中文网

中国未来的人口红利在哪里? - FT中文网

沈凌:中国经济是否已不再有人口红利?计算人口对经济增长作用力时,除了需要考虑人口数量红利,还需要考虑质量红利。

不过印度有印度的优势。在另外一个衡量高端劳动力素质的指标中,印度曾经走在了中国前面,那就是“大学入学率”。这个指标说明的是未来劳动力中的工程师比例,或许它能够部分地代表经济增长中的创新能力。在2000年,中国是7.7%,而印度是9.5%,两相比较,印度的优势明显。所以记得在九十年代我们念书的那会儿,不少经济学者认为印度在高科技方面或许会比中国发展得好。
但是过了五年情况发生了重要的变化。到2005年,中国的大学入学率达到20%,已经非常接近世界水平(24%),而印度依旧徘徊在10%左右。这是中国大学扩招的结果。虽然我们可以对大学扩招只重数量不重质量报以善意的批评,但是不能否认的是,大学生数量的急剧上升,为现在中国在高科技领域的迅速增长提供了保证。很难想象,如果没有足够数量的大学生介入劳动力市场,我们能够诞生阿里巴巴腾讯华为这样的优秀企业。所以,对未来的经济长期增长的预期,不能纠结于短期政策(比如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等等),而应该更加关注类似于“大学扩招”这样的制度性变革。
大学扩招是增加了中国高端劳动力(工程师)的数量,但是大学本身的教学和科研水平的提高,才能改善未来中国工程师的质量。而工程师质量的提高,才是创新驱动的温床。从中国高校的行政管理体制来分析,似乎有点儿对这样的崇高使命勉为其难。因为行政管理是所有管理中最缺乏效率的一种方式,而科研创新是最具不确定性的人类生产活动。所以,很难想象,也从无先例,一个最低效的管理方式会诞生最有不确定性的创新成果。从这一点上分析,我不看好中国未来的创新转型。
不过可以聊以自慰的是:中国的开放度很大。我们本土的大学科研机构受制于行政体制,但是我们的学生和老师却可以通过和国外先进大学的合作,得到长足的进步。几年来中国的留学生数量大幅增长,回国数量增加更加快。因为体制原因,中国不能像吸引产业外资一样把教育领域开放给世界,但是出口学生相当于进口大学。1996年中国的出国留学生数量才区区2万人,到2015年已经超过50万。更加可喜的是,回国率(回国人数/出国人数)从当初的30%提高到现在的80%。按照一所大学招生一万人计算,每年50万的出国留学生相当于我们进口了50所大学。从这一点分析,我相当看好中国的未来。
来源: 中国未来的人口红利在哪里? - FT中文网

中国应届大学毕业生薪资水平连续第二年下降 - FT中文网

今年中国将有创纪录的800万应届大学毕业生加入劳动大军,高校大规模扩招导致学位持有者供过于求的局面变得更加严重。

今年将从成都西南财经大学会计专业毕业的张晓雨(音译)说,她投了17份求职申请,才在一家国有科技公司找到一份月薪4500元人民币的会计工作。
她说:“我对我的工资不满意。”她接着说道,她是被有补贴的住宿等在中国国企很常见的附加福利吸引过去的。“我不喜欢会计,但我在任何其他领域都没竞争力。”

来源: 中国应届大学毕业生薪资水平连续第二年下降 - FT中文网

高考:一场“投名状” - FT中文网

周健:某种意义上讲,高考就是未来社会资源分配权的竞争。既然是为利益分配而考试,就必然会导致应试教育的出现。

1980年,江苏省兴化市戴南镇敲锣打鼓欢送当地的高考状元刘汉清前往哈尔滨工业大学报道。
当时,16岁的刘汉清,以398.5分的成绩,被哈尔滨工业大学录取,成为戴南镇第一个考上重点大学的学生。五年后,刘汉清因在学校“痴迷数学研究”,多门功课考试挂科,被劝其退学。
2017年,53岁的刘汉清成为江苏省兴化市戴南镇双沐村五组低保户,每月领取400元的低保。
在某种意义上,高考是一个“投名状”:按既定的规则学习,只要你能脱颖而出,就有可能飞黄腾达;如果你不按既定的规则学习,即便考上了大学,要想回到自己的活法,也不可能。
从1977年恢复高考制度以来,城乡社会福利的巨大差距让绝大多数人认为高考是农村孩子、弱势家庭改变命运、改变自己、改变未来的唯一可能实现的途径。表面上看,高考是以知识来决定一个人的社会晋升机会,是徇私舞弊最少的选拔人才办法。但事实上,每一个参加高考的人,从小开始就在遭遇“不公”。他丧失了个人学习的自由,他需要学习固定的知识,固定的答案,甚至固定的回答格式,只有一丝不苟地掌握这些标准化的答案,才可能获得通过高考递交“投名状”的机会。
人生的知识应该来自自然、教育者和社会现实,高考的知识和这三者脱节。为了在高考中胜出,孩子们从小学开始,就被要求必须按照老师的标准答案了解、认识这个世界:天安门广场是宽阔的、人民英雄纪念碑是宏伟的、中国的历史是悠久的、大会的决定是正确的、实施的政策是有效的、同学之间是团结的、学霸读书是刻苦的、差生都是品质坏的、考不上大学的都是没出息的……
孩子心中的世界不是他自己的世界,而是为了“高考”的世界。高考那些被固化的内容就像一个魔咒,寒窗十余载,学校不是培养一个人成为更好的自己,而是训练她们如何成为在“高考”中胜出的“奴隶”。
杜威说:生活即学习。但在中国,我们的孩子从小学、初中到高中基本没有生活,自然也谈不上学习。我们的孩子在干什么?在被训练成考试的机器,学习知识成为了痛苦而繁琐的任务。当他们艰难地在高考中胜出,进入大学的时候,已经失去了太多的自信、人格和价值观念,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从大学往回看,高考把我们的教育完全拧反了。在孩子最该自由自在学习的时候,我们把孩子管得死死的,只认分数,让孩子丧失了培养自信、兴趣和爱好的机会。我们的高考是全世界上最大规模的反教育、反人性、扼杀人创造力的“洗脑”行为。
中国古代的科举制度和今天高考制度一样,一开始,每个普通人都相信自己通过努力学习,最后就能当官发财。等真正进入其中的时候才发现,为了赢得科举或高考,首先要放弃的是人本身的权利,然后再按照权力者的要求去“塑造”自己,以期一人挤掉万人,走过独木桥,变成人上之人。科举和高考制度都存在“万人拥过独木桥”的情形,科举制度直接造就的是官员掌握权力的合法性,高考制度也间接地为不公平的社会制度提供了合法性背书。
支持高考的人说:高考给自己走出农村、改变命运提供了一个机会,一个人一旦考上大学,从此改变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村生活,从此可以在自己所喜欢的知识世界和外部世界中去遨游。但问题是,为什么大学毕业生就天然地应该比“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过得好呢?这些不平等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呢?
高考熙熙,皆为利来。闯过高考独木桥后,学生就可能获得更多的社会资源分配权,某种意义上讲,高考就是未来社会资源分配权的竞争。既然是为利益分配而考试,就必然会导致应试教育的出现,参加高考学生的兴趣不是学习,而是大学学历。所以,高考制度不管如何改革,只要社会的分配机制不公,以高考为目标的教育机制就会长盛不衰,必然就会扼杀对人的教育,扼杀人天生的想象力与创新精神。
中国为什么很多优秀的学生,进入社会以后,在职场上表现一般甚至较差?因为参加高考,考上一个好大学,并非他们自己的兴趣所在,而是只是在向这个社会递交一个“投名状”而已。
高考的“投名状”对于一个社会而言,很容易造成天赋与人才的浪费,结果只会是孩子大学毕业后,对学习、工作没有热情,每天在没有感觉的工作中疲惫地煎熬,并时时心生抱怨。卢安克说:中国人最爱说的话就是“没办法”,每个人都说自己是为了生存、为了养家糊口才来做这些自己不喜欢的事情,而事实上,是很多人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兴趣在哪里,自己真正喜欢什么。
高考制度导致的是,这个社会大量的工作是由对工作内容没有什么兴趣的人在做,由一群不知道自己爱什么、对什么感兴趣的人在做。其结果是,人的幸福感、效率和创造力会都非常低下。

 
来源: 高考:一场“投名状” - FT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