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是要节制的

技术是要节制的,这是我近来深刻的体会。

我觉得做技术的人都会有这样的体会,会把对纷繁复杂的技术世界的探求,映射到对光怪陆离的世界的探求中。

人生,作为普通人的人生,也总会追求活着的体验丰富性,会不经被文化氛围相近的东西感染。我身边偏外向的同学,喜欢劲歌热舞,追求舞台感染的魅力;偏内向的同学,喜欢二次元的脑洞,洛丽塔小裙子,追求精致,有内涵地吐槽。

技术人对技术的探求,是份稳重求进、韬光养晦的喜悦。

技术纷繁、迭代变迁,掌握跨各领域的技术,是份诱人的挑战。

有人说:“未来社会,90%的人,由于过度放纵欲望,可能像蛆一样地活着。他们没有能力改变自己,约束自己,而是沉醉在短暂的快感中,直至丧失自己。”很夸张,夸张到失真,失真到让人印象深刻。但人性中确实有份追求短暂快感的弊病,无可否认。

技术是要节制的,不能想着用它换取金钱、声誉,而糟蹋健康。追求技术,并不能代替对真实世界丰富体验性的追求。 它更应该像爱好,而不是嗜好。懂节制,更是为了生活。

笔记本内存条闲置

今天把之前2根8G的金士顿骇客神条8G DDR4在咸鱼上卖掉了,定价1根150,2根249,原意是买给需要的人的,不清楚价格区间,怕没人买,就定得比较低。

但是我已经换了16G的,闲置的东西最贵,这2根内存条我已经用了3年了,虽说内存条没什么磨损。

但是一发布,立即就被贩子拍卖了(后来才知道,贩子卖了一千多件东西),不得不说贩子简直一直在线,真是不舒服,原来咸鱼的价格是可以改价的,买家不满意可以讨价。

下次,闲置的物品:

  • 先调研,将价格定在区间上游
  • 不想卖给贩子,卖给真正需要的人

这也说明了,在理想主义的机制下,总有依赖机制盈利的投机者,他们对机制、渠道、市场十分熟悉。也早已将最初的利他的意向,转变为纯粹的利己行为。

我经历过的中美中学教育 - FT中文网

这个思维模式的差异其实不单单体现在对待学习的态度上,在大学毕业后,大部分中国年轻人又会奔向人生的下一个目标,那就是买房子,仿佛这是成功最基本的标志;而美国的年轻人绝不会以买房子为人生最主要的目标,他们追求自己感兴趣的行业,寻找机会开拓眼界,他们认为人生的意义不在于一栋房子,而在于自我提升。这在本质上和学习模式的差异是一样的,中国人习惯定一个终极目标,他们做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达到目的,而美国人走一步看一步,做到现有的最好才有机会在将来更多的提升。

来源: 我经历过的中美中学教育 - FT中文网

留守儿童:中国奇迹的遗留难题 - FT中文网

如今中国有6100万“留守儿童”。经济学家称他们是中国现代化进程的必然代价,并预计随着经济结构的转型,这一群体可能产生严峻的家庭和社会问题。但另一些研究却得出了与普遍观点完全不同的结论。

来源: 留守儿童:中国奇迹的遗留难题 - FT中文网

中国应对年轻人更宽容 - FT中文网

李江:青年人需要经历价值观逐渐成熟的过程。只有年轻人能够冲破藩篱地思考,国家的未来才拥有更多的可能。

与杨舒平一样,我在读大学时也曾过度崇拜美式民主和自由。在此之前,我曾是毛泽东和《环球时报》的忠实拥趸。出生于湘潭附近的我,崇拜毛泽东是一种再自然不过的传统。到了高中,学校订阅的《环球时报》成为我最钟爱的报纸。当时,《环球时报》为我打开了一扇概览海内外热点问题的窗户。《环球时报》富有煽动性的语言风格和选择性叙述的笔法,令年幼的我常常对祖国的坎坷命运忧心忡忡,也对祖国坚韧前行的精神热泪盈眶、热血澎湃。进了大学以后,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翻阅了龙应台的《野火集》、熊培云的《思想国》、刘瑜的《民主的细节》、林达的“近距离看美国”系列,短短一个月之后,我放弃了长达四年阅读《环球时报》的习惯。这些作者对人性和制度的思考,使我获得了看待国家和政府的全新视角,而不再视个体为由集体和国家定义其意义的存在。

来源: 中国应对年轻人更宽容 - FT中文网

中国未来的人口红利在哪里? - FT中文网

沈凌:中国经济是否已不再有人口红利?计算人口对经济增长作用力时,除了需要考虑人口数量红利,还需要考虑质量红利。

不过印度有印度的优势。在另外一个衡量高端劳动力素质的指标中,印度曾经走在了中国前面,那就是“大学入学率”。这个指标说明的是未来劳动力中的工程师比例,或许它能够部分地代表经济增长中的创新能力。在2000年,中国是7.7%,而印度是9.5%,两相比较,印度的优势明显。所以记得在九十年代我们念书的那会儿,不少经济学者认为印度在高科技方面或许会比中国发展得好。
但是过了五年情况发生了重要的变化。到2005年,中国的大学入学率达到20%,已经非常接近世界水平(24%),而印度依旧徘徊在10%左右。这是中国大学扩招的结果。虽然我们可以对大学扩招只重数量不重质量报以善意的批评,但是不能否认的是,大学生数量的急剧上升,为现在中国在高科技领域的迅速增长提供了保证。很难想象,如果没有足够数量的大学生介入劳动力市场,我们能够诞生阿里巴巴腾讯华为这样的优秀企业。所以,对未来的经济长期增长的预期,不能纠结于短期政策(比如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等等),而应该更加关注类似于“大学扩招”这样的制度性变革。
大学扩招是增加了中国高端劳动力(工程师)的数量,但是大学本身的教学和科研水平的提高,才能改善未来中国工程师的质量。而工程师质量的提高,才是创新驱动的温床。从中国高校的行政管理体制来分析,似乎有点儿对这样的崇高使命勉为其难。因为行政管理是所有管理中最缺乏效率的一种方式,而科研创新是最具不确定性的人类生产活动。所以,很难想象,也从无先例,一个最低效的管理方式会诞生最有不确定性的创新成果。从这一点上分析,我不看好中国未来的创新转型。
不过可以聊以自慰的是:中国的开放度很大。我们本土的大学科研机构受制于行政体制,但是我们的学生和老师却可以通过和国外先进大学的合作,得到长足的进步。几年来中国的留学生数量大幅增长,回国数量增加更加快。因为体制原因,中国不能像吸引产业外资一样把教育领域开放给世界,但是出口学生相当于进口大学。1996年中国的出国留学生数量才区区2万人,到2015年已经超过50万。更加可喜的是,回国率(回国人数/出国人数)从当初的30%提高到现在的80%。按照一所大学招生一万人计算,每年50万的出国留学生相当于我们进口了50所大学。从这一点分析,我相当看好中国的未来。
来源: 中国未来的人口红利在哪里? - FT中文网

中国应届大学毕业生薪资水平连续第二年下降 - FT中文网

今年中国将有创纪录的800万应届大学毕业生加入劳动大军,高校大规模扩招导致学位持有者供过于求的局面变得更加严重。

今年将从成都西南财经大学会计专业毕业的张晓雨(音译)说,她投了17份求职申请,才在一家国有科技公司找到一份月薪4500元人民币的会计工作。
她说:“我对我的工资不满意。”她接着说道,她是被有补贴的住宿等在中国国企很常见的附加福利吸引过去的。“我不喜欢会计,但我在任何其他领域都没竞争力。”

来源: 中国应届大学毕业生薪资水平连续第二年下降 - FT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