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

送妈妈去车站,外面下着小雨。手术时,妈妈放心不下,来照看了我一周。车站临别的扶手栏杆阻隔着,她仍叮嘱我,我再真想多听一会她的声音。

在静养,也接到了之前面试挂了的通知。让我欣慰一点就是保险的审核通过了,能减少家里的负担。

明明是失落失意的一周, 她总能抚慰我。她说,我还年轻,找工作这件事不急,大不了就是工作好丑而已。

妈妈,我会独当一面的,我会逐渐接过你们肩上的担子。我有些怀念小时候,小学课堂上,赞美母亲的诗歌。

《游子吟》
唐·孟郊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繁星》
冰心

母亲啊!
天上的风雨来了,
鸟儿躲到他的巢里;
心中的风雨来了,
我只躲到你的怀里。

最喜欢泰戈尔的《金色花》

假如我变了一朵金色花,
只是为了好玩,长在那棵树的高枝上,
笑哈哈地在风中摇摆,
又在新生的树叶上跳舞,
妈妈,你会认识我么?
你要是叫道:“孩子,你在哪里呀?”
我暗暗地在那里匿笑,却一声儿不响。
我要悄悄地开放花瓣儿,看着你工作。
当你沐浴后,湿发披在两肩,穿过金色花的林荫,
走到你做祷告的小庭院时,你会嗅到这花的香气,
却不知道这香气是从我身上来的。


当你吃过午饭,
坐在窗前读《罗摩衍那》,
那棵树的阴影落在你的头发与膝上时,
我便要将我小小的影子投在你的书页上,
正投在你所读的地方。
但是你会猜得出这就是你孩子的小小影子吗?


当你黄昏时拿了灯到牛棚里去,
我便要突然地再落到地上来,
又成了你的孩子,
求你讲故事给我听。
“你到哪里去了,你这坏孩子?”
“我不告诉你,妈妈。”
这就是你同我那时所要说的话了。

李乔说,人来自大地,先天就有返归自然的乡愁,而母亲就是大地的化身。